姓氏:

拼音:  

2008-03-06

150033次

1人

1个

1439人

141部


站长: [申请站长] 管理员:   [申请管理员]

四川江油严家寺严氏族谱       

家族堂号:寺氏堂
族谱编号:15135
访问状态: 加密
创建者:严立木

 智力超群的人,不用教导也能成才;智力低下的人,虽受教导也于事无补;智力中等的人,不教导就不会懂得事理.古代,圣贤的君王就有胎教的方法;王后怀孩子三个月时,就要搬出皇宫,让她住在别宫里,眼不看不该看的东西,耳不听不该听的东西,所听音乐和所嗜口味等,都要按礼仪进行节制.而且胎教的方法还要记录在玉片上,收藏在铜制的柜子里.孩子出生后,从刚刚会笑开始,就确定了太师、太保,开始对王子进行仁、孝、礼、义等方面的教育,并引导他练习。普通人纵然不能做到这样,也该在孩子会辨认大人的脸色,知道大人的喜怒的年龄时,就开始教育他,做到大人允许他做才做,不允许他做就立刻停止。这样等孩子长到几岁大时,就可以省得对他使用鞭、杖的惩罚了。父母对孩子即保持一定的威严,又不失慈爱,那子女就会敬畏谨慎产生孝心了。我见现下有些父母,对子女不加教育,一味溺爱,每不以为然。他们对子女的饮食言行,总是任其为所欲为,该告诫阻止的反而夸奖鼓励,该斥责的反而嬉皮笑脸,等孩子长大有了些知识时,还以为理应如此。孩子的骄横傲慢成了习惯,才想到要去制止或纠正过来,就算把孩子鞭抽、棍打个半死也没什么用了,对子女日益增长的愤怒只会使子女怨恨,等到长大成人,终于还是道德败坏。孔子说:“少成若天性,习惯如自然。”正是讲的这个道理。俗谚说:“教导媳妇要趁新到,教育儿子要及早。”这话说得对极了。 凡是不善于教育子女的人,也不是想让子女走向作恶犯罪,只是不愿意大声怒斥,怕伤其脸面,更不忍心用荆条抽打子女而使其受皮肉之苦罢了。对于这样的父母,应当以治病救人的道理来打比方,一个人生了病,哪有不用汤药、针灸就能治好病的呢?也要想想那些勤于督促训导子女的父母,难道他们愿意苛刻地虐待自己的骨肉吗?这确实是不得已啊。

人家生儿,教训要紧;小时不教,大来顽梗。

言语应对,从容得当;下声低气,不可说谎。

出如必恭,不可乱步;望前竟行,东西莫顾。

逢人奉揖,随行侍立;有问即答,无问即默。

赴席末坐,椅桌休靠;不可横耾,下筋须少。

读书朗诵,字句分明;口眼兼到,更要专心。

写字周正,笔画均匀;勾圆竖直,点撇有神。

是官当敬,凡长宜尊;交必择友,居必择邻。

大富由天,小富由勤;成事在天,谋事在人。

守口如瓶,防意如诚;贪心害己,利口伤人。

自家有过,人说要听;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檐头车尾,穷汉营生,日求升合,休与相争。

言无大小,只怕伤心,恩若救急,一芥千金。

三姑六婆,休教入门;倡扬是非,祸乱人心。

富不可势,贫不可欺;阴阳相抑,周而复始。

度德量力,看体裁衣;休争闲气,乘理放痴。

他弓莫挽,他马莫骑;许人一物,千金不移。

恩休自表,好休自提;桃李无言,下竟成蹊。

先学耐烦,切莫动气;性躁心粗。一身不济。

白日所为,夜来省己;是恶当警,是善当喜。

造言起事,谁不怕你;也要提防,王法天理。

害与利随,祸与福倚;只是平常,安稳到底。

当面说人,话休猛厉;谁肯甘心,受你闲气。

奴婢无能,缓缓教理;他若有才,不服事你。

好听偷瞧,自家寻气;装哑推聋,倒得便宜。

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

心要慈悲,事要方便;残忍刻薄,惹人狠怨。

男儿事业,经纶天下;识见要高,规模要大。

沉静立身,从容说话;不可轻薄,讨人笑骂。

当面证人,惹怨最大,是与不是,尽他说罢。

今生用足,前生积下;今生尽来,生乞化用。

饱食暖衣,闲说闲耍;终日昏昏,不如牛马。

内要伶俐,外要痴呆;聪明逞尽,惹祸招灾。

一切言动,都要安详;十差九错,只为慌张。

能会几句,见人乱讲;洪钟无声,满瓶不响。

让他说话,我只闭口;让他指挥,我只袖手。

要成好人,需结好友;引酵若酸,哪得好酒?

无心之失,说开罢手;一差半错,哪个没有?

各人之情,个有所重,体量人心,休任己心。

无可奈何,只要安命;怨次急噪,又增一病。

待人要丰,自奉要约;责己要厚,责人要薄。

越娇越脆,越泼越壮;冉子诃边,军人马上。

零零星星,耽误一身;绵绵密密,名功指日。

人虽蚩蚩,亦不可欺;人虽碌碌,亦不可辱。

酒色财气,杀身四忌;尽力贪求,丧尽仁义。

事不干己,分毫莫理;生怨招非,自讨羞耻。

分卑乞高,得小失大,中浅外浮,十人九下。

年年防旱,时时防疾;日日防火,夜夜防贼。

以己之心,度人之心;将心比心,强如佛心。

知是都知,能是谁能;休听口说,只要躬行。

朕承天底定 抚辑蒸民 宵旰战兢 恐艰保义 咨尔亿兆 各具天良 务立矩度之 防快睹维新之命 溯方规於乃祖 考懿行於前贤 敦厚本原 懋昭上理 虽礼俟诸必世 而孝弟本诸人心 苟能自克振拔 则何治之不淳 如何即此奋兴 亦何风之不古 率土钦哉 毋辜朕意

 

明太祖修谱诏

  朕闻唐人重姓氏 而谱牒具 后非文儒贵戚之家 寝以沦没而难考 然起自犁锄之卿相 降为隶卒之世家 亦在子孙何如耳 诚能自立 虽微而寝著 不能自立 虽著而寝微 人家子孙 百世之下 各宜自立庶几无忝厥祖也 此朕之所以致望於天下也欤

 

祖 训

1、严家训三条

  笃亲 孝为百行之原,苟能立身行道,以成父母志,虽菽水亦可承欢。若履险抅怨,失身匪人,以成父母辱,虽日奉甘,其能安亲之心乎?世有怒色恶声而触犯,甚至缺奉养而不顾,此与禽兽无异。至於兄弟一体,所分当以和为本,和气致祥,家道兴矣。慎勿以小忿伤同气之爱,其有误信傍人语,及偏听妇人言,以相争讼者,此衰世之甚也。尤宜戒之。

 

  闺范 闺阃之间,风化之始,所系尤重。礼云:外言不入於阃,内言不出於阃。又云:书不游庭,夜行以烛,其所以防微杜渐者,深矣。是故治家先须辨内外,别男妇,妇人非至亲友,女人丧,毋许出吊。至亲无事,毋烦往来。男子系至亲者,请揖。其余亲属,但令传谢,不容相见。即教以读书识字,亦不过“列女传”、“女训”、“女戒”之类,毋给延僧道诵经暨朔望岁时禁止寺庙烧香,不许师巫媒卖两婆入门。有事争论只许其夫向前理质,不得妇女出头露面,有乖妇道。以上如有犯者,罪在其夫。

 

  官箴 士子读书成名,在家为孝子,在国为良臣,其理一也。无论高爵厚禄,以至一命,皆有本分当尽之事。若贪秽不职,意欲肥家、荫子,殊不知祖父积德百余年而后,发祥于我,一旦贪污取辱,则祖父之泽自我斩绝矣。况降调黜罚,尤世所共笑乎?诚世守清白之训,冰兢自持,可以告君父,亦可以慰祖宗,福泽绵绵,家馨亦由是远矣。

2、明宗亲三条

  宗子 国统於尊,家统於长,然后事有所秉而成。古人立宗所以收散涣之心,而使之萃於一也。记曰:继祖为大宗,继祢为小宗,此言大夫不得祖诸侯,而各自为宗,相承百世莫不皆然。故以大宗统众小宗,而众小宗又各统其所分之宗,以奉祭祀,有所猷为,必受命於宗子,自非大奸魁诈,灭绝先祖者,罔敢擅易,其有他故,则以次嫡及之、推之,小宗亦犹是也。由是而冠婚必告,死葬必告。善有赏,过有惩,无私恩,无积怨,无二亲疏,无畏强暴,即敛怨於己,而规弗狥,此大小相维相属之义也。

 

  宗长 族中尊卑长幼自有一定名分。古人虽富贵,不敢加於父兄宗族。近世以来,子弟依藉门势、傲慢尊长、残害乡邻及放荡礼法之外,见尊行不呼不揖,而反谓脱俗,甚至傲睨弄玩,以自附於防旷达,此不肖之尤者也。今一族总有一长,一分各有一长,凡乡饮会社及庆吊祭享,俱以尊卑长幼为序。虽稚子犹位乎上,贫贱犹位乎左者,何也?族有一定之名分也。遇长者於道,相向而揖,不得称呼拱手。族中事无大小,悉以咨之,无敢独成,此敦族之首务也。

 

  宗正 有宗子必有宗正,此家政之所出而族之子孙所视效者,不惟其年高分尊,而惟其德之邵也。平日秉公无私,德行可嘉,言语足法,刚不凌人,柔不失己者,合族举而立之。自宗子以下,不论尊卑长幼,概宜受其约束。宗正而外,又有佐纠之人,必从公选举二人充之。如有不守家规,违背教令,或恃才妄作,或挟长横行,强辨饣希非,摭拾往事,散布流言,阻挠成事,以灰任事之心,合族共攻,定行处罚。任其责者,尤宜不负公举之深意焉。

3、联宗谊二条

  义田 今夫散处於庐,为百为千。而各恤其私,而以祖宗视之,则皆一人之身也。以一人之身而分为四支百体,何忍自相戕贼而不顾乎?何忍听其颠连危苦而不救乎?今设祠祭费之外,复以其馀公置义田,多者数百亩,寡者数十亩,岁储其人,俾族之长与廉者掌之,量族人所乏而补助焉。其羸则为棺木,衣衾,以给其不能葬者,有贫而难婚娶育子而失抚,以及老疾者,皆以相赠立典礼者一人,以有文者为之。俾相族人吉凶之礼,族之长而贤者,奉以为师。彼俊秀子弟有志而力不逮者,就学其所资,咸取给於是。府试有名,并入学乡试、会试皆有给。庶几人知所劝,而礼让可行矣!

 

  旌节 家之不幸,少妇、早寡、多难於贞节。倘有一心苦守,或家贫子幼,不能自食,可会众公议,出义田之租,以给其养。如无义田,各家量口捐资,以终其馀生。不特全妇名节,以光宗族。且传后代孀妇,闻风知感以励其志。若夫立节成家,训子成名,光前启后者,尤妇道所难,宗正宜率族属呈请於官给匾示旌。

4、务本业三条

  课儿 明道先生曰:“忧子弟之轻后者,只教以经学,念书不得令作文字”。此语最切。今之村师仅循章句,子弟经书未毕,取坊间滥熟时文吟咏,成诵旬月,盈箱累案,究不解其何以拈题,则操笔直书,不数年而腐臭不堪。又进以决裂不驯之习,此先儒所大患也。国朝惟陆稼书先生深合古人意,量其姿之敏者,先之以四书,次以五经,再以诸史。俟融洽贯通,然后取先辈墨稿,评点数十首,俾学者举一反三,根本既定,随触圣贤语,直舒其胸中,所得未尝以作文字为课程也。事虽微末,亦务本之一端。有志举业者,幸属目焉。

 

  勤农 子弟才识明达,诵诗读书通理晓义者,固可上进。即安於朴陋,勤苦力农,不特为衣食计长久,且节俭忠厚,不作无益事,不费有用钱,其所馀不既多乎?昔周以农事开国,故能历祚绵远。田家作苦,子孙多享殷实,亦其明验也。今人游手好闲,不务农业,而归咎於生性之恶,此暴弃之尤者也。若夫锱铢较量,役役於廛市之中,而不知止者,安得如农业之所获,甚稳乎?

 

  积贮 世之慷慨之士,往往推其有馀,佐乡闾之不逮。然待济者无穷,一人之力有限,意美矣!而难为继也。不为之所后,将何补乎余计?千百之族,其中必有才智资产异於众者。使为宗才家设常盈仓二所,自五十亩之家以上,春秋丰稔。俾捐稻麦於仓,称其家为多寡,寡不下三升,多不过三斛,使宗才阅其数而贮之,以凶荒及死丧,自不能自存者,有馀则微息以贷异姓,无过什之三,不能偿则否,岁一财集而给之如初,十年可致赢馀。而贫者无借贷之苦,此通财之变术也。以其为预计,故从本论。

5、禁奢侈二条

  淫乐 士农工商各安其业,苦志勤俭,事无不成,而谋无不遂。今俗不务生理,彼此竞尚浮靡以相夸耀,其大莫甚於淫乐。婚姻筵席固勿论,即遇父母诞辰,惟邀亲之故旧,所喜过从言笑,罄一日之欢而已。若多行不义以贻父母忧,虽日间鼓吹丝竹之声,其能喜乎?然此犹一家之费也。至于神戏,则纠众成群侈张台榭,陈设玩好,鼓歌喧闹,骇人耳目,农不得耕,妇不能织,士人弃文墨,行人息於道,而无良之辈又乘机而恣其贪偷,甚则亲朋宴乐,阴雨连绵,富者不恤其馀赀,贫者去一岁之蓄矣。讵知鬼神之报施不爽,岂以戏之有无,为祸福乎务民,义者当知其无益而自止也。

 

  违制 司马温公曰:凡为家长必谨守法度,以御群之弟,及家众裁省冗费,禁止奢华,常须稍存赢馀,以备不虞。举。盖君子之於俗也,去泰甚,意固如此。

6、儆无良三条

  奸淫 淫为百恶之首,风化所系莫此为甚。倘有调戏淫污,无论同宗、异性、尊不伦,一概鸣公重惩。其未成奸而出言亵虐,或微语挑弄,是皆淫之渐也,不可不谨。或他人行淫,名迹虽彰,不得向人前笑谈,此皆重伤阴德,士子所大戒者。至有撰词造揭作歌谣讥谈,传播远方,尤属无知,更伤厚道,宜深戒之。

 

  赌博 败家之事非一,而赌博为甚。匪类相聚,一掷千金。背亲长而隐妻孥,产业荡尽,强者盗窃,弱为饿莩。自古及今,皆出一辙。吾族幸少此风,间有一二染习者,心术既坏,家业亦亡,悔之无及。自后有犯者,责先父兄。如开场招引,则并坐。邻佑初犯杖责,仍行量罚。倘恃强抗法,会同宗长宗正送官究治。

 

  盗窃 苏子曰:凡物各有所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今人自幼游手好闲,长而失所依赖,而盗窃随之。嗟乎,谁无祖父,谁无子孙?偶行不轨,上则诒玷宗亲,下则流传奕世。虽有他美,其可解乎?夫法惩于事后,礼禁於未然。今与宗长设立禁约,条件逐一开列,大张公所,每岁照本抄录,不至污损,使朝夕得以触目惊心,无至无知犯法。

7、幼仪杂箴

坐 维坐容背欲直,貌端庄,手拱臆,仰为骄,俯为戚,毋箕以踞,欹以侧坚静若山,乃恒德。

 

立 足之比也如植,手之恭也如翼,其中也敬,而外也直。不为物迁进退可式,将有立乎圣贤之域。

 

行 步履欲重,容止欲舒,周旋迟速。与仁义俱行,不畔乎仁义,是为坦途。

 

寝 形倦于昼,夜以息之。宁心定气,勿妄有思。偃勿如伏,仰勿如尸。安养厥德,万化之基。?

 

揖 张拱而前,肃以纾敬。上手宜徐,视瞻必定。勿游以傲,勿佻以轻。远耻辱於人,动必以正。

 

拜 古拜有九,今存其一。数之多寡,尊卑以秩。宜多而寡,倨以取祸,宜寡而多,为谄为阿。以礼制事,不爽其宜。

 

食 珍腴之慙,不若藜藿之甘。万钟之尸,居不若釜。廋之有为,苟无待於富贵。夫孰得而贫贱之,噫!

 

饮 酒之为患,谨者荒,庄者狂,贵者贱而存者亡。有家有国宜慎防。

 

言 发乎口为臧、为否,加乎人为喜、为嗔,用乎世为成、为毁,传乎书为贤、为愚。呜呼乎,其发也,不可慎乎?

 

动 吾形也人,吾性也天。不天之祗,而人之随,狥人而忘,反不弃其天。而沦於禽兽也几希。

 

笑 中之喜笑勿启齿,见其异勿侮以戏。内既病乎德,外为祸阶。抵掌绝缨,菲优则俳。

 

喜 得乎道而喜,其喜曷已得乎欲?而喜悲可立俟。惟道之务,惟欲之去,颜孟之乐,反身则至。

 

怒 世人于怒,伤暴与遽,切齿攘袂,不审厥虑。圣贤不然,以道为度。揆道酬物,己则无与。暴遽是惩,圣贤是师。颜之好学,自此而推。

 

忧 惰学与德,汝日戚戚。忧为有益,名位不光。惟日忧伤,汝志则荒。弃其所当忧,而忧其不必优。世之人皆然,汝孰忧哉,勉於自修。

 

好 物有可好,汝勿好之。德有可好,汝则效之。贱物而贵德,孰谓道远将允蹈之。

 

恶 见人不善,莫不知恶。己有不善,安之不顾,人之恶恶,心与汝同。汝恶不改,人宁汝容。恶已有恶,德乃日新,己无不善,斯能恶人。

 

取 非吾义,锱铢勿视。义之得,千驷无愧。物有多寡,义无不存。畏非义如毒螫。养气之门。

 

予 有以处己,有以处人。彼受为义,吾施为仁。义之不图,陷人为利。私惠虽劳,非仁者事。当其可与,万金与之。义所不宜,毫发拒之。

 

诵 诵其言,思其义。存诸心,见乎事。以敬畜德,以静养志。日化岁加,山立川驶。圣道卓然,焉敢不至。

 

书 德有馀者,其艺必精。艺本於德,无为而名。惟艺之务,德则不至。苟极其精,世不之贵。汝书不美,自视则羞。德不若人,乃不知忧。先乎其大,后乎其细。大或可传,人不汝弃。 家 训

  夫童蒙之学,始于衣服冠履。次及语言步趋,次及洒扫涓洁,次及读书写文及有杂细事宜,皆所当知。今逐目条列,名曰家训。若其修身治心事亲接物,与夫穷理尽性之要,自有圣贤典训昭然可考,当次第晓达,兹不复详鞭著云。

1、衣服冠履第一

  大抵为人,先要身体端整。自冠巾衣服鞋袜皆须收拾爱护,常令洁净整齐。我先人常训子弟云:男子有三紧,谓头紧、腰紧、脚紧。头谓头巾未冠者总髻,腰谓以带束腰,脚谓鞋袜。此三者皆要紧束,不可宽慢。宽慢则身体放肆不端严,为人所轻贱矣。

 

  凡着衣服必先提整衿领,结两衽,纽带不可令有缺落;饮食照管勿令污坏;行路看顾勿令泥渍;凡脱衣服必整齐摺叠;箱箧中勿散乱;顿放则不为尘埃杂秽所污,仍易于寻取,不致散失。着衣既久,则不免垢腻,须要勤洗干,破绽则补缀,无害只用完洁。

 

  凡盥面必以巾巾兑遮护,衣领卷束两袖,勿令有所湿。凡就劳役必去上笼,衣服则着短衣,爱护勿使损污。凡日中所着衣服夜卧必更,则不藏蚤虱,不即蔽坏。苟能如此,不但威仪可法,又可不费衣服。晏子一狐裘,三十年。虽意在以俭化俗,亦其爱惜有道也。此最饰身之要,毋怠。

2、语言步趋第二

  凡为人子,须是常低声下气,语言详缓,不可高声喧哗,浮言戏笑。父兄长上有教督,但当低首以受,不可妄大议论。长上检责或有过误,不可便自分解,姑且隐嘿,久则细意条陈,云:此事恐是如此,向者恐是偶尔遗忘,或曰当偶尔思省未至。若尔则无伤忤,事理自明,至于朋友分上,亦当如此。

 

  凡闻人所为不善,下至奴婢违过,宜包藏,不应便尔声言。—相告诘,使其知改。

 

  凡行步趋跄须是端正,不可疾走跳踯。若父母长上有所唤名,却当疾走而前,不可舒缓。

3、洒扫清洁第三

  凡为人子弟当洒扫居处之地,拂拭几案,常令洁净文字笔砚。

 

  凡百器用皆当严肃整齐,顿放有常处,取用既毕复置原所。凡父兄长上坐起处文字纸札之属,或有散乱当加意整齐,不可辄自所用。

 

  凡借人文字皆置簿抄录,注名及时取还完璧,几案文字间不可书字。前辈云:坏笔污墨痞,子弟职书几书面,自黥其面。此为最不雅洁,切宜深戒。

4、读书写文字第四

  凡读书须整顿几席,令洁净端正。将书整齐顿放,正身对书册,详缓看字,仔细分明。读之须要读得字字响亮,不可误一字,不可多一字,不可少一字,不可倒一字,不可牵强暗记,只是多诵遍数,自然上口,久远不忘。古人云:读书千遍,其义自见。读书熟,则不待解说,自晓其义也。余尝谓读书有三到:心到、眼到、口到。心不在此,则眼不看仔细;心眼既不专一,却口漫浪诵读决不能记,记亦不久也。三到之中,心到最急。心既到矣,眼口岂不到乎?

 

  凡书册须要爱护,不可损污皱摺。济阳江禄读书未竟,虽急速,必待收卷整齐,如此最为可法。

 

  凡写文字须高执墨锭,端正研磨,勿使墨汁污手。高执笔、双钩端、楷书字不得令手指着毫,更须细看稿本,不可差误。

 

  凡写字未问写得工拙何如,且要一笔一书严正分明,不可潦草。

5、杂细事宜第五

  凡子弟须要早起晏眠,喧讧之处不可近,无益之事不可为。谓如赌博、打球、放风筝、笼养禽鸟等事。

 

  凡饮食有则食之,无则不可思索。但粥饭充饥,必不可阙。

 

凡向火勿迫近火旁,不惟举止不佳,且防焚衣服。

 

  凡对父母长上必称名,及称呼长上不可以字,必云某丈。如弟行者则云某姓某丈。

 

凡出外及归,必于长上前作揖。虽暂出亦然。

 

凡饮食于长上之前,必轻嚼缓咽,不可闻饮食之声。

 

  凡侍长上之侧,必正立、拱手。有所问,则必诚实对。语言不可妄,若侍长上出行,必居路之右,住必居左。

 

凡饮酒不可令至醉。

 

凡如厕必去上衣,下必洗手。

 

凡夜行必以灯烛,无烛则止。

 

凡待奴仆必端严,勿得与之戏笑。

 

凡执器必敬谨,惟恐有失。

 

凡危险不可近。

 

凡道路遇长者,必正立拱手,疾趋而揖。

 

凡夜卧必用枕,勿以寝衣覆首。

 

  杂细事宜品目甚多,姑举其略,然大概具矣。凡此五篇,若能遵守不违,亦不失为谨厚之士,必又能探讨圣贤之书。恢大此心,进德修业,入于大贤君子之域,无不可者。汝曹宜勉。 流源序

  参天之树,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彭姓出自颛顼帝的后裔,上古时代,颛顼帝有一曾孙名吴回,吴回在帝喾时为火正祝融(用火的官)。吴回生陆终,陆终娶西南鬼方氏妹一个名叫女嬇的为妻剖腹生产,一胎生出六个儿子:昆吾、参胡、彭祖、会人、曹姓、季连。这六个儿子,又各成为一个氏族的首领,拥有自己的姓和氏。昆吾氏是陆终的长子,本名叫做樊,他的氏族分离出去后,居住在昆吾,大约在今山西安邑一带,氏族被赐为"己",以地名氏,叫"昆吾氏。次曰惠连,为参胡,次曰篯铿,为彭祖,次曰来言,为会人,次曰安,为曹姓,季曰季连,为芈姓。六人者,皆有后,其各分为姓。

 

 

湘公网安备 43018102000107号